备战田径世锦赛 中国健儿冲劲足

  6月27日,作为今年伦敦田径世锦赛前的最后一项国内大型田径赛事,为期3天的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在贵州贵阳落下帷幕。此战过后,距离田径世锦赛开幕只有30多天,有望在伦敦一展身手的运动员们也将奔赴各自的热身赛和训练场,向田径世锦赛发起冲刺。

  达标

  10秒09!25日晚的冠军赛男子100米决赛中,谢震业跑出的成绩比冠军的名次更加令人振奋,凭借着这个成绩,谢震业成功达到了10秒12的伦敦田径世锦赛男子100米项目的参赛标准,加上5月13日在钻石联赛上海站男子200米比赛中跑出的20秒40,谢震业成为在男子100米、200米两个项目中实现“双达标”的选手。

  谢震业在冠军赛中顺利达标,进一步厚实了中国队参加田径世锦赛的阵容。21日,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蔡勇在田径世锦赛动员会上介绍,结合目前的达标状况,中国田径队计划派出98人的代表团征战本届伦敦世锦赛,其中运动员50人,参加男子11项、女子8项共19个项目的比赛,男子跳远、女子铅球以及竞走等重点项目均为满额参赛。“本届田径世锦赛总体目标是获得4―5枚奖牌,力争1―2枚金牌,同时重点项目要均进入前八名。”蔡勇说。

  除了代表团的整体目标之外,每位运动员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对于100米和200米的个人项目,我还是以争取进入决赛为目标去努力拼搏。”谢震业说,“男子4×100米接力则是争取一枚奖牌,毕竟我们4人具备这样的实力。”

  截至目前,在女子撑杆跳等项目中还没有中国选手达到田径世锦赛的参赛成绩标准。根据田径世锦赛的参赛规则,同年的洲际田径锦标赛各项目冠军也可以获得田径世锦赛参赛资格,因此7月6日即将在印度布巴内斯瓦尔市举行的亚洲田径锦标赛将是中国选手最后的达标机会。

  竞争

  在几个获得满额3人参赛资格的重点项目之中,男子跳远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项目之一。两年前的北京田径世锦赛前,便有包括李金哲在内的5名中国选手获得了田径世锦赛的参赛资格,不得不通过一场队内“加赛”做出这道5-2的减法题,而北京田径世锦赛中王嘉男、高兴龙和李金哲分获第三至第五名,尽显了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中的集体优势。

  两年之后的伦敦田径世锦赛前,男子跳远的这道“减法题”变得更加难以解答。25日晚在北京世贸天阶商圈举行的2017年中国田径街头巡回赛北京站中,年仅18岁的小将石雨豪跳出了8米31这一国内选手的今年最好成绩,在卫冕此项冠军的同时也将个人最好成绩又往前推进了1厘米。获得亚军的黄常洲跳出8米26同样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而获得季军的名将李金哲虽然跳出了8米11的近两年最佳水平,但却遗憾地与8米15的达标成绩差之毫厘。

  不过即便如此,中国队目前依然有石雨豪、黄常洲、高兴龙、王嘉男和张耀广5人已经获得了田径世锦赛参赛资格。在街头巡回赛结束之后,石雨豪和李金哲便马不停蹄地赶往贵阳与张耀广、王嘉男等会师全国田径冠军赛,而黄常洲则将在下个月与张耀广一同参加田径亚锦赛的争夺,接下来的一系列赛事,或许将决定谁能最终代表中国队参加田径世锦赛。

  算上本站街头巡回赛,22岁的黄常洲今年已经两次刷新了个人最好成绩,他对于目前男子跳远项目的“国际形势”也有着清晰的了解。“无论谁参加本届田径世锦赛都会面临南非名将曼永加的强力挑战。”黄常洲说,“不过美国选手今年的整体表现不如我们,中国队在男子跳远项目上依旧保有集体优势。”

  调整

  在伦敦田径世锦赛闭幕之后,第十三届全运会的田径项目便将于9月初在天津展开。全运会与同年世锦赛的备战时间发生冲突,对于不少田径教练和运动员都是一道难题。4年前的辽宁全运会便将竞走和马拉松项目提前举行,而今年的天津全运会马拉松比赛也已于3月底落幕,但其他项目的选手依旧需要在短时间内连续参加两场大赛。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中国田协副主席杜兆才曾表示,全运会是地方非常看重的比赛,因此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在运动员的备战安排等方面也会尽量和地方协调。

  蔡勇表示,和全运会发生一定时间冲突的确是田径世锦赛备战的困难之一,“仅仅20天的时间间隔,在调整运动员的状态、安排训练和比赛等方面对于教练员是一个考验,中长跑、竞走等长距离项目存在一定影响,不过其他的影响不大。”蔡勇说,“而且田径世锦赛的出彩对于运动员备战全运会会带来更大的信心。”

  而对一些运动员来说,这样的冲突也算不上一个问题。苏炳添便表示,相比于全运会,他更看重世锦赛。“运动员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不应该仅着眼于国内赛事,我觉得短跑还是要向国际发展。”苏炳添表示,自己在伦敦的目标就是能比9秒99再前进一点点,“至少是进步的肯定。”苏炳添说,“毕竟目前的水平距离顶尖高手还有一定的差距,在世锦赛百米跑道上,我还只是一个追赶者。”记者 刘硕阳